不系舟

1868.与冲田先生分别149年。

鹿之助笔记

鹿之助笔记


  这些年来一直做着业余的采访,说起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。只是因为高中时暗暗喜欢的女孩子曾经因我的名字向我问起这个人。

  “鹿之助君知道冲田总司吗?”那个女孩子这样直接了当地说,彼时的我一阵茫然。见我没有反应,她似乎是为了让我免于丢脸一般,提起了幕末时期与新撰组。

  “抱歉啊……历史课没有太认真听。”我只好尴尬地挠挠头,表示不太了解。她并没有什么反应,甚至还一个劲儿道歉,“真是不好意思,不过记录了许多关于他的事件的那位先生同你的名字一样呢。”

  取这样颇具时代感的名字这件...

3 9

啊好想产粮啊!毕竟非了这么久还是有些故事能说的吧!(产粮会不会变欧?)

1 1

细雪

细雪

  今年的雪落得早,天气也分外寒冷些。眼见着一年将尽,梅花却才刚刚盛开。大雪初停,天色晴朗,寒气却丝毫不减。大和守安定立在花树下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

  “今年的梅花好香啊。”感慨一般地这样说着,却不觉话音未落便引来一个大大的喷嚏,“阿嚏!”安定旋即将围巾围紧了些,顺势再搓一搓冰冷的双颊。

  “清光,你也下来玩儿呀。”

  加州清光一脸不耐烦地抱着暖炉待在檐廊死活不下去,鼻头也是红通通,抱怨着冬天的不好。“真是麻烦死了。”继而往衣服中瑟缩几下,活像一只懒洋洋的猫。

  安定只...

10

山月不知心底事【七·终章】

七、妻水之月

  事务繁忙中,时间的流速不知觉加快。果然是岁月如流,转瞬之间,我已经快到廿四岁,我与幸平的次子浩二初满一岁。幸平与我扮成商人四处转徙,只好把长女静送去大哥家抚养,而阿静此时也不过三岁。当今战火纷飞,连正月里也难见到穿着友禅织的快活人家。但格局已定,只担心对方负隅顽抗。奔走之间,多少也有些牵挂故人安危。只是战争夺人性命,我等无法预料。

  已经是庆应四年。一月里戊辰战争便已爆发,新旧两党的争斗进入决战阶段。偶尔听幸平谈起战事,我打心底忍不住想要探听关于先生的事情。幸平却说,“管他们干什么?幕府已经不成气候了。”听得我倍感不妙。

 ...

2

山月不知心底事【六】

六.宵风

  元治元年时候,局势已经出现混乱。各处都有不安定的事情发生,搅得人心惶惶。这时候幸平开始做一些生意,与各路人来往交往。幸平家中各类书籍丰富,我也从中了解了些许国外事情,才知道原来世界也正动荡,混沌如同暴风雨前夕。春分时节,幸平同我到大哥那里去。店里格局不同,连纹样也多了西式风格,令我惊讶不已。

  到了六月,天气正热。幸平君突然提出要带我去京都游玩,我心下不解,但想到幸平君必然有自己的打算,于是欣然同意。

  到了京都,胡枝子花开得正当时,浓紫绚丽,低垂如有心事。幸平将我安顿在友人家中,白日总同另外的人有事去而不见我...

山月不知心底事【五】

五.樱吹雪

  家中默契地并不再说起彦哥的事情。毕竟天灾、人祸,无处罪责,更何况疾病本是随气奔走,不可捉摸。

  秋末时分,荩草坠着果实,已经不方便用以染缃色布匹。中村先生终于回了自己家去,店里终于可以恢复往日宁静。八重子也定下了人家,来年就要出嫁。亲近玩伴各有归宿,大哥要我同八重子一起学习未生流的花道,我欣然应允。

  整日在师傅家与店中来回走动,心也空了许多。晨起时回想师傅昨日教的三才格配置,归来用时下花草摆弄一番,头沾枕席即可睡着。只是心里依旧过意不去,那次同冲田先生表明心迹,也不知他明白与否。从前与他胡诌有了心上人,怕他...

1

英雄

  听说乱世是出英雄的。

  听说幕府与长州正是争斗,也不知这算不算乱世。只是街上多了不少带刀的浪人,连带着坟冢也多了许多。

  数年前总思索何为乱世,何又为英雄,如今却似乎明白了些许。

  向来是被教育着以武家为荣的,衣着言谈,要高人一等才行的样子。我有时候却会有些羡慕那些町家的孩子,不必总学习那些礼仪与其他无味的事。却老是被教训,武家才是正统的。

  武家才是正统的吗?时至今日我还是不知晓,虽然年岁已经换了很多。

  早春才开的绯色樱花大概开落了几十次,我追不上...

3

山月不知心底事【四】

四、笹舟     

  文久二年似乎是并不安定的一年。事变成了常有之事,来自五湖四海的浪人也愈来愈多。冬春交接之际,麻疹竟然流行起来,搞得人心惶惶。

  大哥要我与小林家那位先生见面,我总是用各种理由推辞,好在他并不强迫我,但总不让我再去道场。我连看彦哥的理由都用不上,更无从见到先生,不由得心神不宁,万事倦怠。

  春季还未过去时候,不想先生竟然也患上了麻疹。

  彦哥又长高了一头。月末回来,大哥愈发要求他不去道场,转而回家来,和近雄一起跟着中村先生学习。彦...

3 1

山月不知心底事【三】

继续默默


三.金鱼

  已是文久元年。初午【注1】才过不久,祭祀的气氛还未消散,梅花纹样布料的风气方还盛行,垂枝樱、樱吹雪纹样的布料已经大受欢迎,年有余足的家庭已在准备新一年的衣料,大约只需要等着换衣日来临。店里生意红火起来,大哥忙的没时间说起彦哥,我也没空再去找他。看着飞雪一般的的单子,我真希望单子能像飞雪一般自己消失,好让我有空闲来。天气还冷,行人还有缩着手呵气的,屋子后边的矢竹青翠招展,挺拔如同青年人的身姿,颀秀可爱。突然想到先生练剑的姿态恐怕如许,心海又涨起浪潮。

  彦哥依然在道场里泡着,只把大哥说要他回来的话当做耳旁风。好久没去道场...

1 1

山月不知心底事【二】

果然souji是个大冷门啊,不过也好。默默发文。。

二、花火

  自去河原之后,大哥再也未同我提起要让彦哥回来的事情,我遇空则到道场去,听他们讲一些从不知道的事情,也才知道将军处境并不平稳。从江户经过的浪人也渐渐多起来,偶尔也能看见穿着衣服纹饰新颖的人从门前经过。

  去的次数多了,与大家更为熟识,偶尔还会受同门之托带一些小玩意。对冲田先生的认识也逐渐加深。原来冲田先生这么爱吃甜食,原来冲田先生也并非我想的牛若丸一样毫无阙处,偶尔撒娇似的同近藤先生开玩笑,认真起来却并不手下留情,性子令人舒爽,也终于能理解彦哥为何对先生如此热爱,我便更想多了解他一些...

1 3
 
1 / 2

© 不系舟 | Powered by LOFTER